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维的博客

我的心路历程。

 
 
 

日志

 
 

台湾游之十二 难忘台湾岛  

2013-03-17 17:03:42|  分类: 台湾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十月份去的台湾,今天都三月份了,时间过去快半年了,可是台湾之行的那八天给我的印象很深,每每记起来当时在台湾的所闻所见,所思所想,还总是不能忘怀,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难忘台湾岛。

   从台湾回来后,我的同事,特别是年青人,评价此次台湾游时说:这次台湾游,不去后悔,去了更后悔。听后我很不理解。后来慢慢想想,可能是年龄和阅历的原因,大家对台湾的心理感受不一样,得出的结论自然就不相同了。

    我这个年龄的人是在解放台湾的口号中长大的。记得那时刚上小学,62年,正是国内三年自然灾害,国家和人民最困难的时期,台湾当局想利用此时机,反攻大陆。当时空投特务,小股部队骚扰试探性进攻,高空侦察机频频飞临大陆上空侦察。国内也不能不应对呀,无论是宣传广播,政治课本等,“解放台湾”就是最常听到和最常见到的语言和文字。在台湾的八天中,六二年的那个要解放台湾的情形,在我记忆的箱底中又涌现出来,有那么一首歌,一首解放台湾的歌:“------一定要,一定要解放台湾,我们祖国神圣的领土谁也不能侵犯,我们强大的事业谁也不能阻挡,我们千军万马要跨过海洋,一定要把胜利的旗帜插到祖国的台湾。”鲜明的口号,强烈的旋律,永远定格在我七八岁的记忆中。现在想来,“上台湾”它已经超出一个政治口号的界限,它已经成了我今生要完成的几件大事之一。今天我来到了台湾,虽然不是千军万马,虽然没有带着胜利的旗帜,但我如愿以偿了,实现了这个从小就有的强烈的愿望。因而我上台湾,观光旅游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了却我心底的一个愿望,满足我政治见解方面的好奇心。对此,年轻人是绝不会有此感受的。

台湾游之十二    我爱台湾岛 - 思维 - 思维的博客

     这是我(右)和台湾导游张导的合影。临分手时在机场我俩依依不舍的拥抱,张导说:可能由于咱俩年龄相仿,对一些事情的看法很接近,聊得很投机。张导是六零年出生,四川人,其父是国民党军人,当年随同蒋介石到台湾。我想,从小他一定是在“反攻大陆,我们一定要反攻大陆”的口号中成长起来的,因而回大陆,就成了他人生的愿望。两岸开放后,他数次回大陆,饱览祖国的大好河山,感受大陆的风土人情。他在四川老家买了房子,每年都要回来住一段时间,对大陆有着难以割舍之情。这张照片还有着更深一层的含义:当年我们的父辈各为其主打了一仗,形成了多年的对峙,今天他们的后辈相逢相拥,谁能说这不是一种轮回,这不是命运呢。

台湾游之十二    我爱台湾岛 - 思维 - 思维的博客

    这是位于花莲的国民之家。国民之家,就是台湾老兵休养生活的地方,相当于大陆军队离休干部休养所。那天早上,吃完早餐,我在酒店旁边散步,看到了这个建筑,好奇心驱使我想看看这个国民之家是个什么场所,就走了进去。在里边遇到了几位老人,纯正的河南话、山东话一下子就让我对他们亲近起来,我了解了他们的生活,他们的近况,他们对大陆的看法,对家乡的感情(他们已知道我是大陆观光客)。我问他们,你们没回大陆看看,“常回去,一去就住上一两个月”那你们还回来干啥?为啥不常住大陆?“回去看看就行了,家乡亲人也不多了,子女都在这边,这么多年,这里也住习惯了。”你们的乡音可一点没变呀?我问,“我们这帮人,天天在一起,改不了,来台湾的老兵,没有改口音的”一句话,我突然明白了,海峡两岸,同族同根呀。

    这倒让我又想起了邓丽君。原本我对邓丽君只是一般的了解,这次到台湾,在大巴车上看了好几盘邓丽君的光碟,对邓丽君了解的更多一些。有一个场景,邓丽君在台上为了活跃气氛不时的与主持人一会用山东青岛话,一会用河南话交流,那时我还不以为然。遇到了台湾老兵,我才真正的理解了。邓丽君是山东人,父亲是台湾老兵,而台湾老兵中有那么多的山东人,台湾的主流社会无论是老一辈还是第二代,第三代,他们都是大陆去的呀,听了这亲切地乡音,怎能不喜欢邓丽君呢。邓丽君的歌中大多是委婉抒情、相思相爱的,有的干脆就是南唐后主李煜的词,这和台湾人思乡的情节太合拍了,邓丽君能走红,和台湾社会的大环境,和这个政治背景不无关系。

    不久前有一篇文章中谈到台湾时说:台湾是荧屏战争,社会和谐。它的意思是,台湾电视中两党两派吵得很凶,骂政府骂政策,议会动手打架很常见。而它的社会秩序,百姓的生活还是很稳定的。是的,的确是这样。在台湾的那几天晚上看电视,反对政府有关政策的,要求增加待遇的,需要解决什么问题的,呼声、议论很多。真是舆论自由,尽可随意表达个人的意见。还有一件事:参观自由广场时,我看到,就在广场旁边有着与这个国家级广场十分不协调的老百姓住的陈旧的楼房,我问导游,这么有碍观瞻的建筑为啥不拆掉,他回答我:台湾保护私有财产,只要是老百姓不同意拆,那无论什么理由也不能拆。

台湾游之十二    我爱台湾岛 - 思维 - 思维的博客
   这是台湾总统府,是日本时期的建筑,很不显眼的一栋房子。远不如我们这里县政府或者乡政府的办公楼,但它仍在使用着,马英九就在三楼办公。有人说台湾是民富国穷,我们是国富民穷,不知对否。那天有示威游行者,这里戒严了,我从路障的缝隙中钻进去拍这张照片。一是为了留一张总统府的照片,二是看看到底有没有人管我这个拍摄者。警察就在路边站着,看着我的举动,什么也没有说。我拍台湾行政院大楼时,站在大门口,门卫很客气还给我让出最佳拍摄角度。想起在国内,当年拍一张天津市委办公大楼的照片(历史风貌建筑)差点照相机被没收。
台湾游之十二    难忘台湾岛 - 思维 - 思维的博客
    这是绮丽珊瑚的一张广告照片。珊瑚是台湾的特产,由于台湾特殊的海洋地理环境,这种东西只生长在台湾岛海域,现在台湾有限度的开发,日本人垂涎三尺,总想和台湾共同开发,均被回绝了。绮丽是一家专营高档首饰品的公司,绮丽的首饰也是身份的象征,带着它仿佛就高贵。这对于我们这样有些经济实力的团队,特别对女士是好事,有人到台湾专门就是冲着它来的,她们收获很大。说到台湾的百货零售业,值得一提的是:大件商品送机场服务。买好东西后,打好包,商店按照你留下的登机日期时间 ,直接帮你送到机场。
    聊聊民风。我们这次到台湾全程是一辆大巴车,开车的师傅是五十来岁的人,除了每天按时按点的接送我们外,最让我感动的是他每天帮我们摆放行李箱。放行李的位置在大巴车的底部,每次他都蹲着钻到底下去,挨个摆放,往下拿行李的时候,它也是钻到底下帮我们一个个的拿出来。每次从行李箱出来浑身大汗。从台湾回到天津的那天,旅行社安排接我们的也是大巴车,行李箱也在车的底部,司机把盖子打开就不管了,旁边站着抽烟去了。先放的推在了外边,后边的放不进去,都堆在路边,这好像不是他的事,不管。无奈,只好我们自己人钻到底下去摆放。
    台湾摩托车很多,但是很守规则。只要是红灯,他肯定停在斑马线以外,无论有没有行人车辆,他绝不会闯红灯。行人也是如此。绿灯行,红灯停,无论是机动车、非机动车、行人都自觉遵守。
台湾游之十二    难忘台湾岛 - 思维 - 思维的博客

    这是晚上十点钟我路过一家书店拍的一张照片。台湾书店晚间关门很晚,我问书店服务员几点钟关门,他说没点,只要有人看书就不关门,一般要到十二点左右。台湾书店很火,买书看书的人很多。前几天有报道说台北书展,马英九不但去看了,还买了四本书。但是台湾的娱乐业,夜总会,洗浴中心之类的很少见,不知是有专门的街区辟出了红灯区我们没有见到,还是确实很少,反正这八天我没有见到。难怪台湾的中产阶级爱往大陆跑,大陆娱乐消费既方便又便宜呀。

    拉拉杂杂的写了这么多,实际还是那句话:难忘台湾岛。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