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维的博客

我的心路历程。

 
 
 

日志

 
 

那些事,那些年  

2013-02-12 18:29:33|  分类: 岁末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春节我写了一篇博文《那些年,那些事》,讲的是我孩童时期过春节的事。转眼,又到春节了,而春节这个怀旧的日子,自然又让我想起了那些陈年往事,但今年不能再用去年的标题,掉下个,就叫《那些事,那些年》吧。

   那些事,讲讲当年的吃穿,那些年,讲讲从68年到72年这几年。为什么要讲这几年,一是因为这几年我已经上了中学,对事情的记忆应该说很清晰。二是那几年我已经当家,家里柴米油盐的采买由我负责,许多事情感触就更深。

  五十岁往上的人都记得,那是一个商品极度匮泛的年代,什么都要票,什么都凭本。买烧饼、油条、点心、下饭店要粮票;买棉衣、买衬衣、买外衣要布票;买毛衣、毛线、呢绒要工业品票;买自行车、买缝纫机、买手表更得要票。买粮食要粮本,买鱼、买虾、买麻酱要副食本。不但要本而且定量,春节,每人供应带皮花生四两,葵花籽二两,鸡每户一只,带鱼每人一斤。而且这些东西还不是你随时可以买得到的,还得要去转悠,还得要去排队,就这点东西三两天你也未必买的全。记得那是71年的春节前:家里就我和母亲两个人,(哥哥姐姐参军走了,父亲在外地工作)母亲早早的就告知我,你已经放假了,别老玩,抓紧把供应的哪点东西买回来,可别作废了。那时母亲上班,没有时间,家里采买的任务就落在了我身上。我答应是答应了,可心里边犯愁。我到不是怕跑路,我有自行车,可以到处跑,远点也没事。关键是排队,更关键是排了半天队还未必买得到。我清楚地记着,就这一只鸡,我不知跑了多少副食店,起码是整整两天,和平区的副食店基本上都跑过来了,有两次也排上了队,排了一两个小时看着快到了,副食店的人说话了:“没有了,后边别排了”,“那明天还来吗?”大家问,“不知道”没好气的甩过来一句。嗨,一下午又耽误了。眼看着就阴历28了,这只鸡还没买到,妈妈也着急了,“明天一定要买到”她给我下了命令。第二天一清早,我早早的来到大沽路菜市场,这是天津市最大的菜市场,商品比较多,我捉摸着这要买不到就哪也没有了。那天买鸡在大沽路的路边排队,买鱼在商场里边排队,我这边排着买鸡的队,那边又排了一个买鱼的队,一会在这边站一会,一会又到那边去看看,就这样,一上午两样东西都买到了。看着那只干巴巴一斤来沉的鸡,望着那二斤腥呼呼的冻带鱼,我如释重负。我倒不是多么馋那只鸡,也不是多么想吃炖带鱼,只是觉得我终于完成了任务。待我回到家,还刻意先不回去,拿着买的东西在院里边转悠,小伙伴们看到就问:“你这是在哪买的(他们和我一样也有采买任务)”“大沽路,别去了,去也没有了”炫耀中带着自豪。那个心情,就为能买到一只鸡而自豪的心情,现在的年轻人恐怕是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的。

    说完了吃,再聊聊穿。那个年头服装样式单一,服装颜色单一,男的一律军便服,以蓝颜色为主,女的也就是最简单的那种便衣,颜色也是深色居多。我记得那几年的冬天,男士(这个男士包括老年中年和青年学生)最时尚的服装是一种半大衣,蓝色的,带烟色的栽绒领子,好像是十几元钱,还要布票和棉花票。当年,谁要是能这么一件衣服那就是最新潮了。我们班里有位同学CC,比我大一岁,54年出生的,他就有这么一件。加之他年龄大点,成熟的早点,当时就较为注意个人的仪容仪表,每天早晨上学前洗头,头发总是蓬松的,配上这蓝色的半大衣,那就是当年的帅哥呀。大家都挺羡慕他,女生也注意他,由此可能也弄了点小绯闻。女生的服装也是如此,最时尚的同样是这种半大衣,和男士不同的是颜色,女生的是麻将色,也带栽绒领。记得学校当时有宣传队,宣传队里有个报幕员SN,还有一个好像是跳舞的,叫什么记不得了,这两位女生一人一件这种棉服,俩人相拥着在学校操场上漫步,望着后背的倩影,那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呀,吸引男生的眼球那是自然的,恐怕就连女生心里边也有妒意呢。人是衣服马是鞍,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此话自古如此。

    当年的我穿的衣服以军装为主,军装当年很是时髦呀,父亲是军人,我就有了穿军装的先决条件。包括帽子,当年社会上流行戴军帽,军帽还必须是部队发的那种,地方商场买的绿色的帽子不行,那叫做假军帽,不值钱的。真的部队发的军帽和假军帽怎样区别呢,一是部队发的军帽在里边的衬里盖有一个方章,上边写着番号,血型,帽子的大小号等。二是部队发的军帽帽檐上用线匝有十五个角,商场买的帽子一般也就匝七八个角。这两点是明显的区别。年轻人喜欢军帽,而这东西是军品,又比较少,就成了物以稀为贵,大家以能戴一顶军帽为荣。没有怎么办,在那个动乱的年代,“抢”就成了得到一顶军帽的大众手段,抢军帽在天津流行一时。小青年们,骑着自行车,看到有戴着军帽者,从其身边飞速驶过,顺着他的头顶一抓,帽子就抢到他手了,待被抢者反应过来时,他已经骑着车子跑远了。那几年我一直戴军帽,春秋是单的,冬天是棉的,但一次也没被抢过,可能是我骑自行车上学,不太好抢的缘故吧。

    当年最时髦的鞋是回力牌运动鞋(文革期间一度改为前进牌,为叙述方便起见,本文统称回力牌),上海橡胶六厂生产的。这种鞋的特点是橡胶底厚,能有一公分多,穿起来特别舒服,走路好像都往上弹一样,原来这种鞋是专供篮球运动员的,每年生产的量很小,因而市面商场里根本买不到,那年头,大家都为能有一双回力鞋而骄傲。我当然也是如此了,很是羡慕穿回力鞋的人。当年还有一种情形,穿回力鞋的,一般爱显摆,到处留脚印,特别是在那白白的墙壁上,经常能看到回力鞋特有的鞋底图案的印迹。在我家住的那栋大楼里,就有几处明显的回力鞋底的图案,那是当年我们大院老三届那帮大哥哥们留下的印迹,当我每每走过这些地方,看到这些图案时,回力鞋对我的刺激,求得一双回力鞋的渴望,就那样的强烈。我们班有一位同学GTS,是我校篮球队的,球打得好,在校队有地位。我找到他,让他能否通过体委的人帮忙买一双,GTS说,这鞋不好买,我看看吧。事情过去一段时间没有动静,我想难度可能太大,就淡忘了。转眼到了71年的冬天,11月份了,一天,正上着课,GTS在我后边小声的叫我:QP,QP,待我回过头来时,他悄悄的塞给我一包东西,拿过来一看,是一双鞋,一双回力鞋,太高兴了,太意外了,那个兴奋劲现在我记忆犹新,真的,好几天都处在得到回力鞋的兴奋之中,那年的冬天,那年的春节,我就是穿着这双回力鞋炫耀着度过的。而且,平心论,作为高兴的事,这是我此生记忆中屈指可数的。十一元三角,我清楚的记着。当然这位带给我快乐的GTS同学也成了我此生的朋友。

    幸福是一种感觉,这话太准确了。回想起当年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吃不上,喝不上,没有手机,没有汽车,但是他留给了我们那么多的幸福感受。过年放炮是幸福;买到一只鸡是幸福;有一双回力鞋是幸福,实际上幸福是从追求到拥有的过程。现在物质丰富了,商品丰富了,追求这些商品的动力没有了,幸福也就随着动力一同消失了。人呀,你是要物质的享受,还是要精神的幸福呢?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