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维的博客

我的心路历程。

 
 
 

日志

 
 

我看《白鹿原》  

2012-09-21 21:19:33|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鹿原》上演了,这部从酝酿到公演经历了20年的一部电影,中国电影史上拍摄时间最长的一部电影,终于上演了 。小说《白鹿原》当年就备受争议,但最后终于获得茅盾文学奖,从而奠定了它在中国小说史上的地位,也有了中国近代民族画卷之说。对于这样一部名著改编的电影,我一直在期待着。

    从电影院出来,我若有所思。简言之,电影拍得不错,剧本改编的尚可,两个半小时能把这样一部描写跨度长达几十年,人物众多,情节繁杂的作品改编成这样,不简单。演员表演的也好,老一辈要比小一辈好,白稼轩,鹿子霖,鹿三,三位老人比黑娃,白孝文,鹿兆鹏好,主角田小娥演得也好,爱、恨、情、佻基本把握住了。整部影片大气,厚重,有史诗感,不失为在当今电影题材贫乏,拍摄粗制滥造的商业氛围下令人耳目一新的一部好片。但我不想在这里为其唱赞歌,我倒想通过这部电影制作、发行、改编、拍摄中的若干现象,谈点我个人的看法。

   先说制作,小说获了矛盾文学奖,改编成电影,这是多么自然,顺理成章的事,然而竟然拍了二十年,中间听说有宣传部的领导曾言:此小说价值观取向不明,思想混乱,不宜拍电影。一句话,夭折了十年。再说发行,原版三个半小时,剪成三个小时,已到柏林参加影展了,又传来了需要修改的意见,再下狠心,又剪了半小时,成了现在的156分钟。几经裁减,影片的情节,故事的梗概支离破碎,没有看过原著的人不好看懂了。我真的不明白,既然小说都发表了为什么就不能拍电影,如果说与主旋律不适宜,可是无论是网络还是其他的什么媒体,宣传、散步的那么多与主旋律不符的言论怎么就不禁杀呢,有时还美其名曰:言论自由,繁荣文艺。一到电影这就左审查右审查的,难道电影审查部门不属于中宣部管,还是上边有明令,电影审查要严格与其他文艺形式呢?就说电影《白鹿原》中所谓的几处床戏,被减的已经和故事情节相悖了,没看过原著的人会产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可实际上,这些镜头和网络上的一些大尺度照片,和一些杂志上不雅照片相比,那又算什么?想起张艺谋的《活着》直到现在不让上演,而市场上小说和盗版光盘又随处可见的现象,你说要这样的电影审查部门有何意义?电影审查一贯的宁左勿右,一贯的走在文化发展的后面,说他们拖精神文明发展的后腿,不过分。

    小说《白鹿原》之所以能称为史诗性的作品,我觉得主要是它把人物命运放在了历史环境,社会环境这个大背景下来写,通过社会,民族的发展变迁,来反映人物命运和性格。电影《白鹿原》在这方面做得显然不够,当然和时间、篇幅的长短有关系,两个小时的容量决定了在人物性格上不可能有细腻的刻画,否则宏大的场面就更不好展现,人物细腻和叙事场景宏大的矛盾任何一个导演也不好处理。但如果吹毛求疵的话,黑娃的命运,白孝文的命运,电影没有反映,又实则是败笔,这两个人物的命运与结局是小说的精髓和灵魂,是小说要揭示的个人命运和社会变迁这两条主线结合在一起时人性的裸露,两个青年人在这场社会动荡,社会变革的过程中他们的命运如何反映了当时那代人的命运走向,他们的性格所带给他们的人生之路折射出了我们民族性所走过的艰难的历程,人物的性格命运和我们民族苦难的结合是小说成功之处。当然电影结尾在1937年,日本鬼子飞机来的时候,两个年轻人的命运不可能写完,听说原来的版本是拍到解放初期,白孝文做了县长,枪毙了土匪黑娃,随着这一重要情节反映出的深刻内涵被删掉,电影给人值得回味的东西,值得反思的地方,它的启示意义就淡了许多,而这个启示意义正是最能反映人性和民族性的关键所在。对于此,不能不说遗憾。

    说到人性,电影中有一个情节:区上的会计,在农会批斗区长及各乡的乡长时,他站出来痛诉区长的贪污罪刑,言之凿凿。而当还乡团回来了,农会解散了,还乡团批斗农会成员的大会上,他又反戈一击,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说什么农会逼他污蔑区长,它是迫不得已等等。只是几十秒钟的两个镜头,就把国民中某些人的嘴脸刻画的淋漓尽致。几十年过去了,我们国民中这种人仍然大有人在。通过这几天钓鱼岛事件,我敢断定,假如日本人回来了,汉奸、汪精卫之流不比当年少。因为现在日本人还没回来呢,汉奸就已经不少了。这就是国民性。影片中鹿子霖是个反面人物,他为了显示自己革命,首先减辫子,他带头大吃大喝,他在兵匪面前的媚气,他对田小娥的无耻,他对白稼轩的狡诈,无不反映出这个人物的品行。但我感到他又不是那种脸谱化的坏人物,他是那种实实在在生存在我们中间,每时每刻发生在我们身旁的经常耍个小聪明而得意忘形的那种势利小人,这种人在一场变革与动荡中,嘴脸是时刻在变的,也正是由于他们的善变和狡诈,赢得了一部分群众,往往还有一个较好的群众基础。就像电影中描写的那样,在瘟疫肆孽袭来时,愚昧的百姓要给鬼建庙宇,拜鬼,当白稼轩不赞成不表态时,百姓就拥护鹿子霖,罢免白稼轩,推举鹿子霖为族长。实际上就人口的总数来说,这种人为数不少,某种意义上他们还是国民的主体。《白鹿原》中一个区有十个乡长,十个乡长同时贪污,和我们现实社会中贪官遍地的社会现象又是多么惊人的相似。所以我说《白鹿原》的时代,距我们现在近百年了,而我们的人性,放大点说国民性,仍旧如此。物质文明高速发展了,科学技术飞跃进步了,而人这个推动物质文明和科学进步的主宰者,丝毫没有变。当今社会,白稼轩仍旧挺直着腰板,鹿子霖仍旧在干着那些苟且偷生的勾当,更可悲的是,鹿子霖比那时还要多的多。

    再有就是对拍摄细节提点疑问。服饰,民国的服饰过于新鲜,就是说演员们穿的衣服太新了,那个年代,哪有那么多新衣服。群众演员,例如孩童,小学生,一个个都是胖乎乎的圆脸,而片中反映的场景是灾荒,兵匪,瘟疫的年代,一个个胖乎乎的圆脸,穿着新衣服,怎么也让人感觉不到那是个兵荒马乱的年代。吃面,是片中多次展现的场景,突出陕西关中的饮食特色,有必要。但演员的表演有问题,没有关中人吃面的那个香劲,半碗面条,半天也吃不进去,就在腮帮子里堵着不往下咽,一下就让人想起了小品陈佩斯吃面条的情形,说白了,还是不饿,饿他一天,那个吃的香劲就出来了。

   我这个电影的门外汉,挑了这么多《白鹿原》的毛病,但实际上我还是觉得这是一部很不错的片子。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