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维的博客

我的心路历程。

 
 
 

日志

 
 

军中往事之十二 我的副连长  

2012-07-13 21:39:12|  分类: 军中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副连长写两个人,一个是我当战士时我的领导副连长,一个是我当指导员时我的助手副连长。巧了,他们两个人都姓杨,按时间顺序先写我的领导副连长吧。

    我73年12月到连队,当时的副连长姓杨,名福合,一直到他79年复员,他一直是我的副连长。杨福合是64年的兵,河南人,中等个,身体很好。说他身体好,是说他体质好,或者是说他遗传基因好。记得那年他爷爷来部队看他,已是七八十岁的人了,但眼不花,耳不聋,走起路来蹬蹬的,和小伙子一样,大家都说不像他爷爷,像他父亲。后来副连长爱人随军了,并带来了两个孩子,大的是女孩叫小红,小的是男孩叫小伟,那时小伟也就是两三岁吧,成天在我们连队宿舍里玩。一群二十啷当岁的战士,单调苦闷的连队生活,大家早就腻歪了,突然来了个孩子,这下可成了大家活宝,你抱抱,我抱抱,你逗逗,我逗逗,真是活跃了连队气氛。小伟也是个顽皮的孩子,不像一般小孩那么娇气,一弄就哭,小伟皮实,从来不哭,这可更对了大家的胃口。一会把他拿起来举几下,当成举重器械;一会把他从这个人手中抛向那个人手里,当成篮球传,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把小伟抛到空中时,他眼中瞬间流露出的恐惧害怕的神情,当第二个人把他安全接住时,他又高兴的哈哈笑起来。更有甚者,有的人让他叫爸爸,有的人让他叫大爷,开始时小伟傻乎乎的让叫什么叫什么,后来可能是副连长知道了,回家教育小伟了,不让他瞎叫,才终止了小伟那么多爸爸的恶作剧。总之小伟是个胖乎乎,身体很壮实的孩子,随了副连长的基因。

    副连长在连队主要的工作是管后勤,实际就是管炊事班和养猪种菜种地什么的。连长管训练是主课,指导员管思想工作也很重要,相对副连长管的后勤不那么重要,加之他这个人比较好接触,常和战士们打个球呀,下个棋呀,开句玩笑呀,或者说能够和战士们打成一片,战士们对他比较亲近,和他说话也比较随便,不像连长和指导员那样每天脸色总是那么严肃。也正是由于这种比较随便的上下级关系,他还叫着我们一块干“坏事”呢。印象比较深的是那次炸鱼。

  那时我们在东局子驻防,我们营房邻居是军侦察连。实际和侦察连就没有正式分界线,我们食堂北窗户外就是侦察连的地盘。侦察连有一个养鱼池,是长条形状的,有百十米长短,十几米宽吧,因为它是长条形状的,有一部分水面就深入到我们连队这边来了。平时大家从他们鱼池旁边经过,总是说哪天打点鱼,大家尝尝鲜的玩笑话,但是谁也没往心里去。有天傍晚,副连长叫上我和我的战友刘京朝,还有炊事班的两个战士,说:跟我走,咱们炸鱼去。大家一听来精神了,只是听说过炸鱼,还没炸过,跟副连长学学,看看怎么炸。我们来到侦察连鱼池边,只见副连长拿出四根雷管,(也不知他从何处找来的,这种东西在步兵连队多得是,可我们是通信兵,平时用不上,就很少见)两根为一组,绑在一起,拉动导火索,分别扔到侦察连的养鱼池里,估计有几十秒钟的时间吧,听到两声闷响,就见养鱼池的水翻动起来。一会水平静下去了,也没见鱼影。我说,副连长,鱼呢,他说别急,一会见。过了有两三分种吧,鱼翻着肚皮全漂上来了,虽然是晚上,可白白花花的一片,全是一斤多大小的鲢鱼,看的很清楚。而且全漂到了鱼池边上。副连长说,赶紧捞,我们就在养鱼池边上捞起来了。炊事班的那两个人拿了个行军锅,我们将捞上来的鱼扔到锅里,不一会就大半锅,有三四十斤了。副连长说,差不多了,撤。我说养鱼池里还有那么多死鱼呢,他说,没死,是炸晕了,一会醒过来就没事了。我们几个人赶紧抬着锅悄悄地回到炊事班。可我心里总想着那些被炸昏了的翻着肚皮的鱼,不知它们还能否醒来,如果醒不了,让侦察连的人看到死鱼,就坏事了。过了一会,我溜回去一看,真不假,一条也不见了,它们醒过来又潜入水底了。第二天,连队吃了顿鱼,大部分人不知道鱼是哪来的,副连长也关照我们,对外不要乱说。

    然而,没有不透风的墙,侦察连不知怎么就知道我们炸他们鱼了,而且把这件事告到了军里。军里还责成我们营里查清此事。听到这个消息,我有点害怕了,这下闯祸了,上边追查下来咋办,又一想,没事,副连长让去的,他是领导,真要追究责任,也是他承担。过了一段时间,也没人提起此事,不了了之了。可能是侦察连觉得兄弟单位,别闹太僵了,就没再追究,也可能是营里知道是副连长领头干的,批评了副连长,没有追究我们。反正事情过去了。

   副连长不仅带着我们干坏事,自己也经常闯祸。那时我们连刚配发了两台150瓦电台车,玻璃钢车体,212底盘,小型面包车。这在当时可是宝贝,在此之前,电台车不是那种建在东风底盘上的大壳子,傻大笨粗式的,就是在212吉普车上搞个小工作台,简易野战式的。150瓦小面包车,则正好弥补了上述两种车型的弱点,它利用212的底盘,保持了车体较小,便于机动的特点,但是面包车形状,里边的工作环境有了改观,舒适程度增加了。加之是150瓦,通讯范围正适合军一级指挥,因而就成了我们连主要装备,主要任务均由它承担。副连长是个车迷,爱车,爱开车。当时部队有明文规定,除司机外,其他人员不准开车,尽管有的干部会开车,但也不能开,防止发生车辆事故。那天,他车瘾上来了,偷偷的叫上司机将车开了出去,但驾驶技术差点,出小事故,玻璃钢车体刮噌了一下,本来到不是什么大事,但他们找来汽油,想用汽油将刮噌的地方擦下去,谁知汽油使用不当,一下子着火了。玻璃钢是一种很易燃的纤维,遇到火马上就着了起来。他俩赶紧奋不顾身将火扑灭,但车的外观已经面目全非了。那几天我们不见了这辆面包车的身影,修好回来后,才知道发生了这场小事故。你看,我们副连长就是这样一位常闯祸的干部。说实在的,我们当战士的,对他发生的这些事,倒不觉得什么,反而觉得副连长不循规蹈矩,敢创新,有魄力。可营里就不这样看了,可能觉得他纪律性差,爱闯祸,不是个好干部。

   1979年,上级决定让他转业回家。他是河南人,爱人孩子已经随军,有天津户口,但按当时的转业政策,他这个级别的干部不能留在天津,只能回原籍,如果留在天津只能按复原处理,即组织上不负责安排工作,个人自己联系,即便找到工作,也没有干部身份,只能是工人身份。这对副连长的人生是个艰难的抉择。回到老家河南,生活条件可能差点,但能到县里或公社弄个小干部当当;留在天津生活条件好点,但要自己找工作,当工人,在部队干了十几年弄的这个干部身份,就前功尽弃了。经过权衡,他决定留在天津。那些天,他天天往市里跑,找关系,联系单位,还不错,没多久,工作就落实了。经过他的老领导,已经转业到天津邮电管理局的领导们帮忙,他顺利的安排到长途电信局。后来叫天津移动公司,再后来又并到------。就这样,副连长成了天津人。现在闺女、儿子全在天津工作了,也全结婚生子成立了家庭,全家在一所高档小区内居住,过着舒心,安逸的生活。

   我写副连长,写了他一些走麦城的“败绩”,实际他还是很有一些能力和干劲的,不然在当时那种干部提拔使用的环境下,他当不了副连长。可就是这样的走麦城,却成了我记忆最深刻的往事,也成了战友之间感情最好的纽带。是的,军营中不光是一颗红心,献身国防,也有常人的喜怒哀乐,也有生活中的酸甜苦辣,也有调侃幽默和恶作剧,而这些才是生活最本质的东西。通过副连长的败绩,我记住了他,我永远忘不了他,我也永远忘不了那多姿多彩的军营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