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维的博客

我的心路历程。

 
 
 

日志

 
 

军中往事之六 我所经历的唐山大地震(一)  

2011-07-27 23:12:15|  分类: 军中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天是7月28日,唐山大地震三十五周年纪念日,回想三十五年前的今天,往事历历在目------。

    1976年我在某军通讯营当兵,当时我们驻防在天津东局子一个据说是美国人建的老营房里。记得7月27日那一天,天很热,湿度大,闷热闷热的。吃罢晚饭,我们连队的几个球友,来到我们隔壁198师通讯营的篮球场,因为我们同属一个军,又是同行,彼此很熟悉,提前也没有相约,碰上谁就和谁打。那天晚上很痛快的打了一场球。回来时每个人都是大汗淋漓的,拿着脸盆找个水龙头,痛痛快快的冲个凉,不然晚上是无法入睡的。

    训练一天,又打了一场球,躺下后,我很快就入睡了。睡着睡着,就觉得床铺晃动起来,当时是双人床,我睡在上铺,晃动很厉害,也不知谁喊了一声,“地震了”,大家就稀了哗啦的往外跑,开始我脑子里还闪了一下:地震就地震吧,跑什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也可能是在这之前我经历几次地震,诸如64年的邢台地震天津也有反映;也可能是我这人天生胆大,对危险的事不以为然,总之,我一点也不紧张。但看着大家呼呼地往外跑,我想,我也出去吧,下床,穿鞋,往外跑,(当时我们住的房子是一栋木制小楼,实际就一层,有回廊,高台阶,据说是原来美国军官的家属宿舍)当我跑到门口时,房上的瓦片,已经辟拉啪啦的往下掉了,我迟疑了一下,因为下边是五六级的一个台阶,大半夜的黑咕隆咚,你要是慢慢下台阶就有可能被房上掉下来的瓦片砸到,我一加速,一个箭步,就窜出去了,没经过台阶,直接落地了。我出来时,大部分人已经出来了。大家聚集在操场上,惊魂未定的议论着,突然有人说:某某没穿衣服,大家仔细一看果真如此,某某人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哄----,一阵嘲笑,某某赶紧跑回去穿衣服了。尽管部队有不许裸体睡觉的规定,但大热的天,反正在蚊帐里,谁也看不见,地震了,一紧张没穿衣服就跑出来了,可以理解。实际上,没有一个人是穿戴整齐出来的,穿背心裤衩是正常的,只穿裤衩,光着膀子的很多。十几分钟以后,连长发话了,陆续回去穿衣服,快进快出,然后列队集合。

    此时是7月28日凌晨四时。

    部队列队时,下起了小雨,也不敢进房间,就在树下避雨,大家小声议论:震中是哪里,不知损失怎样?我们怀着忐忑的心情,迎来了7月28日的黎明。

    早饭前,命令来了,“部队进入一级战备,全副武装,准备执行任务”我们赶紧回宿舍打背包,拿武器,整理器材。吃罢早饭,大家全副武装坐在电台车上,准备执行任务(我们连是无线电连队,六个台,每台一部电台车,营里配备一台东风大卡车,炊事班连部共用)大约是八点半左右,连长传达命令,命令我台立即前往军部,随同军首长执行任务。我台是第一个出发执行任务的,我们走后,其它的台也陆续出发执行不同的任务了。

    我们驱车往军部赶。军部在天津市中心,我们赶到时,军里一台北京吉普车已经在等我们了,我们车上上来两名机要处的译电参谋,就匆匆的开出市区。当时,上哪去,执行什么任务,我们全然不知,跟着前边吉普车走就是了。后来才知道,唐山地震了,军里与唐山方向的一切联系中断,部队怎样,人员伤亡怎样,营房损坏程度如何,急需了解情况,军里决定,由霍副参谋长带作训参谋一名,群联干事一名,电台一部,组成一个情况勘察组,前往灾区了解情况,及时向军里汇报。

    我们走205国道向唐山方向行进。(那时还不叫205国道,但就是这条路,后来我又多次走过这条路,而以后每次走到此地,我都会想到那次执行任务的情形)当时我们这个台是150w电台面包车,台长杨继法,66年兵,山东菏泽人。干部李显扬,71年兵,廊坊香河人,刚提干部不久。我一个。还有一个和我同年兵,宋军社,河北藁城人。司机姓高,71年香河的,电工是74年唐山抚宁的,我们六个人。加上两个机要参谋,车上挺挤的。台长坐在操作台前,不时的收听军里的联络。

   走到潘庄(205国道上的一个大镇)时,感到了地震的惨烈,村内成片成片的房屋倒塌了,一片狼藉,老百姓男的女的,坐在地上无声无息的哭着,刨出来的的死尸,横七竖八,没人管。我们顾不了这些,加快速度往前开。

   天津到唐山必经过宁河,宁河是天津的一个县,在两个城市的中间,距天津五十公里。而宁河的边上有条蓟运河,到宁河,到唐山,必须经过蓟运河大桥。待我们行至到蓟运河大桥时,发现桥从中间的位置断裂,有五六十米的桥身已经跌落在河中,桥是过不去了,我们两台车靠在路边,霍副参谋长指示:赶紧和家里联络,我们马上开机,没架天线,利用车顶天线和家里联络,距离不远,虽然信号不太好,也通了。一会机要参谋拿来了电文,台长发出了第一份电报。估计内容是向军里报告:我们行至蓟运河,桥断裂,无法过河到唐山。一会军里也有简短的回电。霍副参谋长看完电文后,说:我们要过河,察看宁河县城的情况。委派参谋干事二人到河边寻找船只(蓟运河有两百多米宽,水深流急)。(大概是当晚,驻防在杨柳青舟桥八五团,就赶到了河边,架起了一座浮桥,保证天津和唐山之间的畅通,后来舟桥八五团受到军区的表彰。而第一个报告此桥断裂,津唐大通道无法通行的,应该是我们台长发出的那份电文,这是后话)。

    就在我们等着参谋干事二人找船时,十一点钟左右,呼隆呼隆从背后开来了一列车队,清一色的东风大卡,绿帐篷,迷彩伪装,很是威风,到近处,方知是38军112师某团,领头车看见我们靠在路边,也跟在我们后边停了下来。只见他们的指挥车,一个崭新的北京吉普,也披着迷彩装置,开到我们跟前,团长下车给霍副参谋长敬了个礼,双方握手,互述情况。后来我们得知,他们是38军唐山抗震救灾先头团,驻防高碑店,前往唐山救灾。

    这时我们的参谋干事回来了,说找到一条船,并找到公社的干部,可以陪同我们过河到县城(那时的老百姓还很朴实,听说部队首长要过河,不顾个人家中的灾情,帮你渡河,公社干部还陪同,现在不可想像)。霍副参谋长,参谋干事,三人过河到宁河县城勘察,我们在此等候,并和军里保持联系。

    利用此时的空闲时间,我得以好好看看38军这支部队。是不一样,装备就是好,全是崭新的东风大卡车,部队素养也不错,车队靠路边,没有一个人下车的。他们驻防高碑店,据这里有将近200公里,当时的路况不好,又是车队行军,动作够神速的,我们两辆小车,距离比他们近得多,也只是早到一会。当时我就感到:这场大地震,损失不小,全军的战略预备队都动用了。再看他们团长,带着几个人,一会到河边看看,一会又看地图,心急如焚呀。我理解这位团长,他和我们不同呀,我们是勘察,将情况向上面汇报就行了,而他是要执行救灾任务,军委命令他们到唐山救灾,首先要第一时间赶到,现在堵在这,河过不去,后续部队马上又要上来,怎么办,时间耽误不起呀,怎能不急。

    一下午,我们就在路边等待霍副参谋长勘察回来。38军的车队也在此等候着。

    就在我们等待时,不时的有人从宁河县城那边过来,记得有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浑身沾满泥浆,跌跌闯闯的来到我们车前,扑通就跪下了:大军呀,宁河没有了,全塌了,赶紧过河救人吧,大军呀------,他已经有些神经质了。后来我们知道,此次地震除唐山外,损失最大的城市就是宁河县城,整个县城全部倒塌,人员死伤70%以上,它离震中很近呀。

    天色渐晚时,副参谋长一行疲惫的回来了,机要参谋也拿来了电文,迅速发报,发完后出发,机要参谋说。

    副参谋长又找38军的团长交待什么去了。

   电文发完后,我们两台车向后转,往回走。也不知道去那,跟着吧。走了两个多小时,快十点了,到了塘沽198师594团营房。此时我们才知道,霍副参谋长还要视察198师的部队。

    偌大的一个营房,此时已是乱七八糟了,平房大部分倒塌了,楼房没倒,但也出现了大裂缝,住人是不可能了。连队把床铺都搬到了操场上,支上蚊帐,白呼呼,一片一片的。

    我们赶紧找了块空场地,支上天线,和军里联系,机要参谋送来了电文。

    一会,594团的同志送来了晚饭。从早上出来,到晚上十点,一天没吃饭,只是喝了点水,那天好像也不怎么饿。

    饭后,副参谋长一行休息去了(尽管刚地震完,简易床铺还能有一张),我们被告知在车上休息。台长做了安排,留一人值班,其他人睡觉。李显扬值上半夜,我值下半夜。实际上,上半夜也没睡好,车上又热,蚊子又多,咬得你睡不着。

    后半夜值班时,我想家了。当时父亲在外地,几个子女都当兵走了,只有母亲同姨姨家的一个孩子在天津生活,她们怎样,受伤没有,房子怎样,倒塌没有,此时她们在那过夜,一切都在惦念中。

    7月28日晚,塘沽594团那一夜,终身难忘。(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