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维的博客

我的心路历程。

 
 
 

日志

 
 

军中往事之四 醉酒  

2011-04-19 23:24:44|  分类: 军中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会上一般都认为:当兵的能喝酒。可我从军26年,大小酒场没少经历,喝醉的时候也不少,可一直也没练出来,到现在也就是二两的量,可能是头两次醉酒给我打下的基础吧。

  记得那是73年的五一节,当时我在某军通讯营报训队学习报务,驻防天津杨柳青营房。杨柳青离天津市内30多里地,公共汽车一个小时,很近。那天队里特意给我们天津兵放假,让回家看看。我和同班战友也是天津兵的肖家强,吃罢早饭急匆匆的往家赶,下午4点以前还要归队呢,时间紧呀。我们约定下午2点钟我到肖家找他,然后一同回部队。肖家在黄家花园住,我们可以在成都道乘坐2路公共汽车,到西站,换乘51路车,从西站到杨柳青,再步行五六里地到营房。那时的交通可不像现在这么方便,51路车半小时一趟,还得排大队,从黄家花园到杨柳青两小时很紧张的。

    两点钟不到,我就到了肖家强家,进门一看,他们还没吃饭,但菜已经做好了,摆了一桌子,他母亲,哥哥,姐姐都在家,好像就等着我的到来,并且邀请我入座,我赶紧解释,我吃完饭了,你们赶紧吃吧,吃完我们还得回部队呢。此时他哥哥拿出酒来,说:那就喝两盅,喝完你们马上走。我为难了。一是我不会喝酒,当时刚18岁,从学校毕业参了军,家里父母亲都不喝酒,逢年过节都不喝,偶尔来个亲戚朋友象征性的喝一点,也是大人陪客,轮不到我,可以说从小到大基本上没有喝过。二是第一次到肖家强家,就喝酒,觉得不太好,部队也有纪律,不让喝酒。可是人家一家人都在等着我入席,如果执意不喝,情理上也说不过去。就在我为难时,肖加强拉我到了饭桌旁说:喝两盅就走,没事。就这样,我坐了下来。好像是五钱的杯,喝了三杯酒,我的脸就红了,他们看我脸红了也不敢让我了,肖家强赶紧吃了两口饭,我们就出了家门,到成都道2路公共汽车站。

    刚上车时还没事,可公共汽车一会进站,一会红灯,一停车,一起步,这么一晃荡,我就受不了了,头晕脑胀的,胃里也不好受,又怕误了归队时间 ,也不敢下车,强忍着。到了西北角时,突然就忍不住了,胃里一阵翻腾,哇的一下就吐出来了,你想公共汽车上那么多人,我这一吐,大家马上散开了,谁也怕溅一身呀。我当时哪个羞愧呀,一个穿着军装,戴着红领章、红帽徽的解放军战士,在公共汽车上吐酒,让广大的人民群众怎么看呀。那时的群众还真不错,没有听见有人说什么,售票员更可敬,不仅帮着维持秩序,还给我找了个座,让肖家强扶着我。好在马上就到了西站。乘客纷纷下车了,肖家强想找拖布什么的打扫一下,售票员说:没事,没事,你们赶紧走吧,别管了。这样肖家强搀扶着我,狼狈的离开了2路车站。待我俩走到51路汽车站时,我的酒劲基本下去了。

    这就是我第一次喝酒,第一次醉酒的情景。此事过后,肖家强觉得挺歉意,好像是他让我喝吐了。我则对他更增加了一份敬重,更觉得他好客,热情,明事理讲义气,是个可交的战友,从那以后无论我们工作世事的变迁,四十来年了,友情一支保持着,他成了我人生重要的伙伴。

军中往事之四    醉酒 - 思维 - 思维的博客

     照片中,后排中间者肖家强,后排左一本人。中排右二我们班长周建国。

    第二次醉酒是74年三四月份吧。那时我们报训队毕业刚下到连队,一天上午,刚吃罢早饭,正赶上营部派公差干活,这种差事一般都是新兵去,连里就派到我们几个新兵头上。任务是到营部酒厂翻倒酒糟,时间半天。当时部队种高粱,而高粱大家不爱吃,做酒又是好材料,这样营里就建了个酒厂,做些酒,部队内部销售。酒厂有个规矩,来干活的人,每人先喝一杯酒。和我同去出公差的几个人都是我的同年兵,石家庄藁城地区的人,那个地方喝酒挺盛行的,每人都能喝两口。酒厂的酒盅是自制的,白铁皮焊的,酒盅上还有一个小把,一盅起码有一两吧。这几个藁城兵可能是好长时间没喝酒了,一听说每人喝一盅,都挺兴奋的。当时也巧,正赶上出酒,厂长拧开龙头,热呼呼的头醩酒缓缓地流出来了。他们几个有的是一饮而尽,有的是分做三四口细细品味,还连连说,好酒好酒,有度数。我自知自己的酒力,也不馋酒,原本不想喝,可架不住他们几个在旁边忽悠,有的说我胆小,有的说我没出息,连酒也不敢喝,好像这杯酒不喝就矮他们一头。生性就争强好胜的我,血气也上来了,不就是喝杯酒吗,有什么大不了的,醉就醉了。想到这,我也来到龙头前,接了满满的一杯酒,也想学着他们的样子一饮而尽,可刚一入口,就不对味,生辣生辣的,到嗓子眼火烧火燎的,你想往下咽,它就是不往下走,他们看到这种情形:“没喝完,不行不行,必须喝下去”------,嘲笑声又起来了。再一次激怒了我的自尊心:喝,死也要喝下去。我再次举起了杯,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这次也不那么辣了,咕嘟咕嘟的真咽下去了。那可是头醩高粱酒呀,据说有六十多度。没过一会我就头重脚轻,晕晕乎乎了。厂长见我不行了,就说出去歇会吧,别干了。我锒锒跄跄的来到酒厂对面的篮球场上,靠着篮球架就倒了下去,后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待我醒来时,已近中午,我昏睡了三个小时。

    事后,指导员知道了此事,批评我说:让你去出公差,你喝酒,还喝醉了-------。我一直清楚的记着。

    两次醉酒,我深知自己的酒力,二两酒,再多就要采取措施了,当然尽管如此,以后的日子里,醉酒的事也常有发生。

    两次醉酒,我不但没有反感喝酒,而且深知无酒不成席,婚丧嫁娶,亲友聚会,朋友相见,大凡热闹的场合不能没有酒呀,“酒越喝越厚”有道理。

    两次醉酒,尽管深知自己不能喝,但我喜欢劝别人喝,劝别人多喝,喜欢看别人喝的晕晕乎乎的样子,可能潜意识里是在他们身上寻找自己的影子吧。

    人生能有几回醉,每一次醉酒都是我们人生最值得记忆的时刻,从这个意义讲,醉酒不是坏事。但以我们现在的岁数,还是少喝,适度,不醉为好。

    (谨以此文献给我爱喝酒的同事)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