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维的博客

我的心路历程。

 
 
 

日志

 
 

军中往事之二 第一次入伍(一)  

2011-01-13 23:19:46|  分类: 军中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完《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一文后,我忽然觉得,入伍二十六年,虽然没赶上战争,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作为,但这二十六年中却有许多难以忘怀的、感人的事件,这些事件对他人来说,可能是平淡的,但对我来讲是有意义的,甚至是影响我人生道路的。用博文的形式记录下来,除了丰富我博客内容外,也可留下点资料,以备日后之用吧。这方面的内容可能会很多,应成为一个系列,名字未想好,暂且叫《军中往事》吧。

   《 第一次入伍》猛一看,好像是我入伍了数次,其实它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入伍,只是我第一次接触部队的切身体验。

    那是1968年的7、8月份,当时正值上山下乡运动,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到边疆区,到生产建设兵团去,到解放军这所大学校去,用当时的语言,到社会实践中去锻炼成长,正在轰轰烈烈进行着。在社会大环境影响下,某军政治部做出了一项决定,组织本军的子弟到部队去锻炼锻炼,时间一个月,要求,男性,1954年以上出生。消息传来,我们大院的孩子们无不欢心鼓舞。欢心,这下可以摆脱家长的束缚,好好玩一个月了;鼓舞,到部队去,可以打靶,投弹,太有诱惑了。至于锻炼,早就扔在脑后了。正当院里的伙伴们奔走相告时,我极度的苦闷,原因是,人家有年龄要求,54年出生,14周岁以上,我正好差一岁。可是我又不忍心放弃这次机会,最后,和家里声明,我要参加这次“锻炼”。家里看我态度坚决,就给我争取了一下,第二天主管家属工作的干事就通知我,你可以参加了。现在想来,很简单的事,参加个部队锻炼,小一岁两岁有什么关系,无非他们怕岁数太小到部队受不了,既然家长同意去,那就去吧。

    临行的那天,我们每个人打了一个小背包,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一个脸盆,坐着军里的大轿车出发了。具体人数记不清了,大概有三四十人吧,年龄从十七八到十三四不等。大家在车上那个高兴呀,大一点的,路线熟的,知道我们这次目的地的,介绍沿途的地理位置;小一点的,瞪着两眼观赏沿途的风景,听着大哥哥们的口若悬河,那简直就是一次集体旅游呀。

    我们的目的地是天津南郊葛沽小站镇的大站村。我们锻炼的部队是某师二二一团。当时某师下辖三个步兵团,一个炮团。师部在杨柳青,炮团也在杨柳青,三个步兵团搞生产,都在小站周围种水稻。我们这三四十个人,分在两个连队,我被分在三机炮连,即三营机炮连。这个连是全师的先进典型,连续九年的四好连队,全师唯一的一个连续九年的四好连队。(争当四好连队,五好战士活动,是林彪五九年主持军委工作后提出的加强连队建设一项很重要的内容,每年评选一次),让我们下到这样一个先进连队,自然是为了让我们更好的锻炼。两个人分在一个班,(具体几班记不清了),我和同院比我大一岁的伙伴王建义分在一个班(这里不能不提的后话是,王建义七零年入伍,七六年唐山地震遇难,是我们这帮小伙伴中,最先走的)。虽然他只比我大一岁,但他很有主意,也很活跃,个子也高,像个大孩子。

    当时连队是半天生产,半天训练。生产主要是种稻子,七八月份稻子已经长得有一尺多高了,正处于接穗、灌浆时期,这时的任务就是拔稗子。稗子是一种和稻子长的差不多的作物,区别是它比稻子叶宽,茂盛,颜色也更绿,看着就比稻子长的壮实,但是它不接果实,光吸收养分,是稻子的天敌。第一天拔稗子我就发愁了。记得是到连队第二天的上午,吃过早饭,八点多钟,太阳已经高高的,很毒。我们来到了一望无际的稻田,也不知道有多少亩,每人四拢,并排往前赶。也是我个子小,力气不足的缘故,不用说拔了,就是躺着水走一趟也够累的(稻子已长到我大腿根高,每走一步都很困难)。顶着大太阳,一会就晒得满头大汗。大个的稗子又粗又壮,我使劲也拔不动,就采取分头消灭的战术,一点一点的往下拽,拽下来以后,还要把稗子踩在泥里,这对我也很困难,你把它踩下去,它不听话,又冒出头来。这样没一会我就落后了,正巧我身边挨着个大个子,姓名记不清了,只记得他是68年春季兵,即68年三月份入伍的,两个月新兵连训练,五月份下的连队,就是说比我们早来两三个月,也算是新兵。石家庄地区的人,1.85米左右,黑黑的。他见我落后了,就主动过来帮我,后来他干脆包下我的两拢,他一人负责六拢,在大个子的帮助下,总算是完成了上午的生产任务。由此我对大个子也产生了好感,在以后的劳动中,他就成了我的靠山。

    三机炮连的装备是轻重机枪,战士们训练主要是射击练习和投弹。连队看我们这些小孩,机枪扛不动,就从别的连队借了些半自动步枪(应该是团里协调的),两人一支,练习瞄准。瞄准也到简单,100米,胸环靶,标尺三,瞄下沿,一会就学会了。大太阳底下,趴在那练瞄准,也挺单调的,没两天大家就厌烦了。正巧那天营长检查来了(营长高高的个子,很和蔼,后来到公安局支左,七零年天津市召开公审大会,在民园体育场我见到他,还和我聊了两句,以后就在未见面),我们纷纷和营长提出练的差不多了,要打实弹,营长检查了几个人的情况,其中包括我,说:好,有进步,下午打体验,每人三发。大家高兴地一阵欢呼。

    下午,五点钟左右,我们来到射击场。连长为了让我们打得好一点,特意选择太阳不很刺眼的时间。营长也来了,可能是上午他检查我训练时 感觉我还瞄的还可以的缘故,让我先打。我到也没有紧张,按照训练要领,瞄准击发,然后观察前方报靶员的动向。当时没有通讯设施,报靶员就蹲在靶子下边的掩体里,用自制的报靶器材报告射手命中的情况。报靶器材是一根竹竿上边绑一块直径10公分大小的圆三合板,三合板上涂上墨汁,便于察看。报靶的用语是,靶前横向晃动为10环,竖向晃动为9环,靶杆小圆板指向靶子左上方为8环,右上方为7环,左下方为6环,右下方为5环,靶杆小圆板围绕靶子画圆为0环,即为脱靶,俗称吃鸭蛋。第一枪打完了,靶杆围绕靶子画圆,我心想不好吃鸭蛋了,多少有点紧张了,第二枪射击完毕,靶杆又围绕靶子画圆,我就真慌了,第三枪也不知怎么打出去的,自然是又吃了个鸭蛋。射击完毕,营长过来了,说。怎么搞的,到前边看看去。我同营长一溜小跑,来到靶前,因为我是第一个射手,靶纸很干净,清楚地看到我发射的三发子弹,全部打到靶子左肩上部,呈一条直线,虽然也在靶子上,但这个部位没有环数,就如同打在敌人的左耳朵旁边。报靶员讲,第一发离靶子最近,后面越来越远。营长看完后说了一句,差的远呢。我一声没敢吭。回到射击位置后,营长对连长说,训练不够,每人三发改成一发,让他们先试试。就这样后面的人,每人只打了一发,大家自然对我有一些责难。我记得那天大部分人都脱靶了,也多少减轻了我一点压力。打靶完毕,大家排着队往回走,来时兴高采烈的,此时都有点泄气,连长说抬起头来,有点精神,我们唱首歌: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一二唱,日落西山------稀稀拉拉,无精打采的歌声,一帮稚气未干的孩子,怎能不受情绪影响啊。

    锻炼临结束时,我们打了一次正规射击,按照当时的步兵训练大纲,第一射击练习。卧姿有依托,100米胸环靶,九发子弹,好像是80环优秀,70环良好,55环及格,我好像是刚刚及格。脱靶三发,其余都是九、十环,这也奠定了我打靶的水平,要不就脱靶,要不就十环,以后二十多年的部队生涯,打靶一直如此。

    一天下午,老兵们(包括大个子他们)去打实弹射击,结束后,晚饭前讲评,排长阴沉着脸,训开了“今天我排射击最差,好几个人吃了鸭蛋,拉了全排的后腿,某某人,某某人。他讲到大个子时,突然声音高起来:某某,你白长个大个子,前两天投弹,投弹你不及格,今天射击, 射击你吃鸭蛋-------”我偷偷地看大个子一眼,它低着头,红着脸。大个子是农村兵,虽然有力气,但身体的协调性,灵巧性差,投弹不会用劲,助跑不会,腰腹的力量用不上,就靠胳膊直愣愣的往外甩。当时要求好像是30米及格,我差不多也能投30米,他还没我投的远。晚饭时,我留意大个子,他几乎没有吃饭,就喝了一碗汤。饭后,大家有的打篮球,有的散步去了,我注意到大个子,偷偷地拿了两颗手榴弹,默默地向训练场走去,望着他的背影,我幼小的心灵里一阵酸楚--------。我隐约的体会到在部队这所大学校中,不光有温暖、友谊和互相帮助,还要承受压力、委屈、讽刺和挖苦------。四十多年过去了,大个子应该六十多岁了,虽然不知你姓氏名谁,不知你今在何方,但那天你的背影永远的刻在了我心上。(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