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维的博客

我的心路历程。

 
 
 

日志

 
 

再看《长征组歌》  

2010-10-23 20:04:36|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来津下部队慰问演出《长征组歌》。我得到消息,急忙赶到久违了的八一礼堂,坐在楼上一排,我熟悉的位置。

    演出还没有开始,部队正在入场,看着这熟悉的场景,我不禁想起75年,也是在这个礼堂,66军组织红军长征胜利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我作为一名战士参加了。我的前辈,儿时经常教育我的老红军姜云清部长做报告。他那浓重的湘音很难懂,但他那激动地表情,挥动手臂时坚韧有力的动作,仍在我眼前晃动。也就是那一年,在全国、全军纪念长征胜利四十周年的活动中,长征组歌自文革停演后,再次公演,并且由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成了电影。我也由此记住了马国光的战士双脚走天下;贾世俊的雪皑皑,野茫茫;耿莲凤的苗岭秀,旭日升;马玉涛的手足情,同志亲。这些脍炙人口的唱段,曲调也成了我闲来高兴时,经常哼唱的自己的保留曲目。

    八九年,我在运输工程学院院务部任政治处主任,学院组织大合唱比赛,我们院务部代表队在我的精心组织下,以一曲横断山,路难行,天如火,水似银,赢得了第一名。

    零五年中央组织纪念长征胜利七十周年活动,提出学习红军精神,重走长征路。本来长征的故事,铁索桥,夹金山就是我的一个梦,这下更坚定了我圆梦的信心,零七年我们一行战友,也重走了长征路------。

再看《长征组歌》 - 思维 - 思维的博客
 
 
再看《长征组歌》 - 思维 - 思维的博客

 

再看《长征组歌》 - 思维 - 思维的博客

     夹金山脚下《红军翻越夹金山纪念馆》

再看《长征组歌》 - 思维 - 思维的博客

    史称小金会议。

再看《长征组歌》 - 思维 - 思维的博客

    这一切一切和长征,和《长征组歌》相连的往事,涌上心头-------。

  “红旗飘,军号响,子弟兵,别故乡”音乐响起,演出开始了。不知何故,我一下想起了电视剧《长征》中,红军在秋雨中告别乡亲的场景,一名战士,神情凝重的吹着唢呐,那曲子是十送红军“一送里格红军,芥支个下了山”唢呐声委婉、凄凉。舞台上“男女老少来相送,热泪沾衣叙情肠,紧紧握住红军的手,亲人何时返故乡”是那样让我揪心挂肠------。

    “昼夜兼程二百四,猛打穷追夺泸定。铁索桥上显威风,勇士万代留英明”大渡河,铁索桥,红四团,杨成武任政委的那个团,还有那一仗,在我军史上永远扬威的那一仗。记得我们光大集团的董事长、中央党史委员会副主任唐双宁谈起过一件事:国外研究我党历史的一位记者,在实地考察了红四团沿着大渡河昼夜行军二百四十里的路线后说,这是不可能的,是杜撰的,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走这么长的路,它超出了人类身体的极限。听了他的话,我们能说什么,时间地点,人物,电报都那么清楚地记载着,只能说他不理解,也不可能理解,这支为了自己的信念,为了自己的理想,不但能够超过自己身体极限,而且一定要取得胜利的军队。当然也有外国人崇拜长征,留恋长征,前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主任布热津斯基,就曾带领家人,重走长征路。

再看《长征组歌》 - 思维 - 思维的博客

       大渡河上的泸定铁索桥

再看《长征组歌》 - 思维 - 思维的博客

         红四团就是从这个方向打过来。

再看《长征组歌》 - 思维 - 思维的博客

     “腊子口上降神兵,百丈悬崖当云梯”说到腊子口战斗,军史上曾有这样的记载:腊子口是一人当关,万夫莫开的天险,一条通往山上的小道,两边全是陡壁悬崖,只此一条路。红四团组织了数次进攻不利,伤亡很大。腊子口是通往甘南的唯一通道,腊子口打不过去,红军还要返回草地,前途未卜。军团长林彪来了,带着师长、团长察看地形,决定从悬崖上找到一条路,上去,绕到敌人侧后山顶,突袭。但是光溜溜的悬崖,怎么上的去,大家一筹莫展。此时一个苗族小战士,说我能上,我在家采药,用一根竹竿绑一个铁钩就能上去。找来了竹竿铁钩,又把战士们的绑腿编成绳子绑在他身上,他敏捷的攀到山顶,把绳子放下来,战士们抓住绳子爬上去-----终于取得了这次战斗的胜利。历史就是那样的偶然,如果没有这个小战士,如果红军过不了腊子口,如果红军退回到草地,中国革命的前途------?这个战士是为中国革命立了大功的人,然而他连姓名都没有留下,大家叫他“云贵川”他是长征中参军的,参军后走了三个省云南,贵州,四川------

    “红旗飘,军号响,战马吼,歌声亮,铁流两万五千里,红军威名天下扬------”晚会结束了,警备区的领导上台接见演员,我还沉浸在哪万千思绪中。

    是呀,以我现在的阅历,一般的事物是不会轻易打动我的,然而长征,长征精神,仍在时时打动着我的心。不是因为从小我是看着《红旗飘飘》长大的,也不是因为从军26年有军人情结,确实是经过文革,经过改革开放,我越来越感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团体,每一个人都要有一种精神,而这应该就是长征精神。当人类社会进入二十一世纪的时候,美国时代生活出版社出了一本书《人类一千年》介绍了自公元1000年到2000年的一千年之间,世界发生的一百件重要事件,来自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科学领域的学者们共同认为,这些事件对人类文明产生了巨大影响。中国入选了三件,一是火器火药的发明,二是成吉思汗帝国,三是工农红军的长征。这足以说明长征已经突破了国家,阶级,政治的界限,而长征精神更不仅是我们民族的财富,同样是人类精神的丰碑,是人类走向理想所必须的信念。长征是信念不朽的象征。

     我喜欢《长征组歌》,我坚守长征精神。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